永远在加油的曾老师——悼念词作家曾宪瑞

来源:中华文化旅游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5-12 10:04
  文 / 唐力
  曾老师79岁那年查出患有癌症,他跟我说了病情,叫我不要跟朋友们说,免得大家担心。其实不知实情的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癌症患者,且是晚期。他照样谈笑风生,照样采风,照样创作,总是把年轻留给大家。客观的说,患这类病突如其来的情况是很正常的,我生怕那一天来的太快,留下太多遗憾,所以赶紧在他八十岁生日时出版了我们两人的专辑,我知道这是他的最爱。当他生日那天收到这份礼物时高兴万分,说:这是我人生中第一张专辑,是你出钱出为我为我做的,下次我出钱做我们的第二张。“一言为定”我答到。

永远在加油的曾老师——悼念词作家曾宪瑞
 
  近六年来他没少参加采风、创作和会议。2018年桂林市音协为建党100周年歌曲创作组织湘江战役采风,考虑到曾老师身体状况,叫他不去了,曾老师不依,非去。途中摔了一跤,把大家吓坏了。这次采风,他创作了六、七首作品,给了其中两首《难忘湘江》和《你在哪里》给我。我被歌词中那种革命英雄主义气概所打动,在不长的时间里完成了创作。

  2020年10月初,我去探望曾老师,老人家明显不如以前了。但我还是夸奖他年轻,不像八十以上的老翁,他勉强笑了一下。以往夸他,他会自信地笑成一朵花,自我认可。如今夸他,他连自己都不信了。他跟我商量,“听见中国听见你”又开始征歌了,是不是把《你在哪里》报一下。我知道,老人家在创作上追求完美,对做每一件事也都希望有美的结果。老人家其实比我更明白,他触摸奖状的机会越来越少,他要争取时间。按他的意愿我报了,最后作品也获奖了,他又高兴了一次。这为他虚弱的身躯又增加了几分精神氧气。这期间,曾老师反复住院,身体每况愈下,但他还在坚持创作。他说:写,忘记疼痛。不写,痛苦万分。我说那就多写一点吧。没隔两天他都与我通一次电话,多则60分钟以上,少也不低于30分钟。我明白,老人家寂寞疼痛难捱,需要转移痛点。有一次我去家里看望曾老师,他女儿跟我说,每次与你聊天后,老人家就好像打了鸡血,又活过来了。辛苦你啦!你能不能每天到家里来聊一下?曾老师呵斥女儿:你别乱来!人家不做事啦?看来老人家头脑还是很清晰的。

  早两年,曾老师曾很高兴地跟我说过,有一种德国进口特效药治他的病十拿九稳,但很昂贵。他与张名河老师闲谈过此事,意思是叫大家不要为他的身体担心,等药一到,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名河老师肯定的跟曾老师说,钱的事,不用操心,到时候我发动音乐界想办法,你就安心养病。每当曾老师与我谈及这事,他的眼里都噙着泪花,感激的说:名河既是我的词友,更是我的兄弟啊。两年后,2021年初终于等来了这种药,但经检查曾老师身体的各项指数,医生遗憾的告诉他,不能使用此药!犹如五雷轰顶,曾老师整个人近乎崩溃,因为其他的药都吃了五年了,身体已经出现抗药性了,毫无用处,这意味着他将无药可吃!太残酷了,每天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到了今年3月中旬病情恶化,老人家行走困难,完全失去自理能力。有一天,他来电话,声音明显气短:兄弟啊,我不行了,没有药吃啊,我只能等死啦。我说你别悲观,我正在给你搞作品研讨会策划方案,你这么急着死干什么?他有气无力的说,可能来不及了。“别胡思乱想”,我大声制止他,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口气说了研讨会的构想;请什么人?谁讲话?讲什么内容?研讨哪一些作品?经费怎么解决?一一跟他说了。我这一通连珠炮估计曾老师有点听累了,因为我都有点累了。没想到电话那头的曾宪瑞同志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连声答道:“可以!可以!很周全,要得!要得!”那声,那势,那气与平常毫无差别。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死而无憾了!我也补充了一句:你能不能莫讲死字了。此时,我深深体会到“投其所好”这一词的威力是多么的大啊。

  其实当时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我的这点小“伎俩”能不能被曾老师识破?根据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到底能撑到多久?实在不敢多想。没想到这点“表演”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个老师又“活”过来了。但我还是不肯怠慢,生怕出现变故。3月24日,立即去桂林与市音协领导梁尚,靳英智商量此事,他们非常赞同,并且达成共识,时不我待,越快越好。我们仨来到曾老师家看望,告诉他研讨会情况。两个月不见曾老师,他身体几乎完全脱形。天哪,这研讨会还来得及吗?原计划想过了清明再开,现在看来只能提前,最后确定会议定在3月30日,只有6天时间准备!当我告诉曾老师,张名河老师在湖南,28日路过桂林时留下来参加研讨会(其实我根本没有跟张名河老师讲过此事,但我凭着他们两人的友谊,我断定他会留下来的,后来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没想到曾老师一听说张名河要来时,竟然像小孩一样哭了起来,哭的很动情伤心。我和梁尚又哄又劝一阵子他才止住。他解释道,请你们理解我和名河的感情,我的来日不多了,我想他。在桂林文联合和音协的组织下,“著名词作家曾宪瑞作品研讨会”如期举行,圆满成功。那段时间,广西多家融媒体竞相报道研讨会情况和曾老师的报道文章以及播放他的音乐作品。广西音协常务副主席何述强做了大量的工作,按他的话说,对待做出过贡献的老一辈艺术家怎么宣传都不为过,何况还是一个即将离我们而去的老人。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个研讨会其实就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见面告别会。

  研讨会过后,曾老师的身体好像好了一些,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是奇迹发生啦,现在又想写点东西啦。不知道他从从什么地方了解到习近平总书记要来广西考察,4月18日他给我发来一首歌词《领袖的称呼就是力量》,让我尽快谱曲。我感到很惊讶,这老人家精力也太过旺盛了,爱歌词竟然爱到这个地步,这正好验证了他自己的格言“歌词是我的生命”,确确实实是要词不要命了。4月下旬,曾老师连续高烧不退,住进了医院。30号那天,他的家人在电话里哭着对我说,医院早两天已发出病危通知书,并说过不了五一,问我怎么办?那两天我也正好因身体有些不适在住院中,我跟曾老师女儿说,5月2日我去桂林。

  曾老师在医院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不能完整说话,不能完全认识人。他的家人告诉我,昏迷中常常轻微的发出:名河,名河,兄弟,兄弟的呼声。我在他耳边大声说,曾老师,认识我吗?我是谁?他睁开眼睛,有一丝丝微笑,点点头,含糊不清的说出我的名字。我想重蹈覆辙,继续演一出戏,让奇迹再次发生。我在曾老师耳边大声说,你还欠我一张碟,我现在正在策划我们两人的作品音乐会,你怎么也得给我顶住半年,知道吗?万万没想到,奇迹果然发生,只见曾老师先竖起了左手大拇指,然后又竖起右手大拇指,同时举向头顶,清清楚楚地喊出了四个字。加油!加油!他的家人感到非常非常的惊讶!

  我流下了眼泪,眼前这一幕告诉我,这场戏是难以演下去了,这个梦也难以实现了。他在生命的尽头,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喊出了加油!加油!其实他是在鼓励我,人一辈子都要加油!加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一周后,曾老师的生命之油燃尽,永远离开了我们。

  (2021年5月12日)

  作者:唐力,二级教授,作曲家,广西音乐家协会创作委员会主任。

曾宪瑞词二首

难忘湘江


山也难忘
水也难忘
最难忘曾经流血的湘江
枪林弹雨拦不住红军的脚步
前仆后继踏过了血染的波浪
忠魂映红了军旗
鲜血染了信仰
穿过了黑暗的长夜
生命点燃了曙光


天也难忘
地也难忘
最难忘曾经流血的湘江
腥风血雨挡不住红军的方向
浴血奋战架起了渡江的桥梁
忠骨叠成了丰碑
鲜血染红了理想
突破了湘江的封锁
通往中国的希望

永远在加油的曾老师——悼念词作家曾宪瑞
 
你在哪里

不知你的姓也不知你的名
我在无名烈士墓前肃立
静静地想,轻轻地问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问湘江渡奔腾的浪花
浪花里溅起你悲壮的血滴
我问吊桥上残留的铁索
铁索上留下你带血的痕迹


我问老山界路边的荆棘
荆棘间牵挂你血染的军衣
我问越城岭激荡的松涛
松涛声就像你吹号的气息


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静静地想,轻轻地问
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你的信仰激励我们前行
你的初心我们已经铭记


(两首歌曲均由唐力作曲、周彬演唱)
责任编辑:shixiao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中国文化观察网 by www.ccaen.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100031

邮 箱:editor@ccaen.com 备案号:京ICP备1500695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