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成都,今朝风流!红星路旁小酒馆,“蜀生欢伯”问知音

来源:中国文化观察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23 08:05
  自古诗人例到蜀,欲尽美酒五昭路。
  公历2021年4月,岁在辛丑壬辰,蜀中繁华,春暖花开。

  “老龙,快过来喝酒!”中旬的一天傍晚,下班后路过成都锦江区著名的红星路35号文化创意产业园旁开满鲜花的五昭路小巷时,忽然听见有人喊我。顺着小巷望去,好熟悉的面孔——他站在院坝路口,身影温暖,气质儒雅,半卷的长发映照着夕阳余晖。

  我看到了周小林,他站在一块古色古香的“蜀生欢伯”牌匾之下,身后的“白天喝茶,晚上喝酒”八个大字格外醒目。周小林说:这是我开的酒肆,有各式各样的美酒,今晚好好尝尝,不醉不归!

 

成都之东,电视塔下,美酒良辰夜遇“蜀生欢伯”

(周小林)

  周小林笑了,我也笑了,虽然笑容温暖,却也像两个武林侠客决斗一般,立于檐下尚未动手,心中的刀剑就已交战数十回合。这种男人之间的臆想总是让人愉快,在这种意象之中,就想起了我们的初识。


(私人定制酒更显品质)

  我们初次见面是在成都的锦江河畔。那时春水初生,春林初盛,锦水汤汤,春意跳跃。初见他,看他一头半卷长发,一身休闲轻衫,盘腿坐在木椅上,微胖的脸庞散发着艺术家的气质,也透露着成年人的沧桑。那年,听说他是一位设计师、一位书画家、一位传统养生的爱好者,听说他在自己的“庄周创意机构”里奇思妙想、天马行空。

成都之东,电视塔下,美酒良辰夜遇“蜀生欢伯”

(夜色中的酒馆一角)

  哦,蜀生欢伯小酒馆!

  走近一看,古色古香的小院落,青藤绕墙,院坝里摆着几张茶几和椅子,木门老旧是中华历史的传承,门口大红灯笼高高挂。进入室内,虽然屋子不大,却是室雅人和,别有一番洞天,整个屋子的布局显得温馨而浪漫、厚重却又轻盈。

  周小林说,开这样一个酒馆是爱好也是兴趣。开这样一个小酒馆,可以让文化艺术界的好友有一个聚会的地方。同时,四川是全国著名的白酒产地,各种美酒千古扬名,而文人墨客大多又离不开酒,如果将四川品质上乘、气息浓厚、寓意深远的重要美酒汇聚在这里,也是一件雅事。加上五昭路紧挨着红星路35号这个西部知名的创意产业园,周围街道历史底蕴深厚、文化气息浓厚,还可以为周边居民提供一个良好的休闲去处。

  周小林喜欢喝酒,就如他喜欢书画和搞设计一样,深入骨髓、创意奇特、独树一帜、自成体系。他说,我只做好酒,卖的都是好酒,这里的白酒全部来自中国知名白酒专家、国家级酿酒大师黄蜀生的酒厂,由黄蜀生团队亲自调配酿制。

  据说,“蜀生欢伯”这个名字有些寓意。蜀者,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说中,蜀地多神仙,“道”文化在蜀地而生,在四川而盛,蜀山仙侠的传说历久不衰;生者,出生滋生、生长生化,生生不息;而“欢伯”一词,出自《易林·坎之兑》“酒为欢伯,除忧来乐”,酒的别称而已。显然,“蜀生欢伯”一词,应当是代指四川出产的高品质、具有滋养人文精神、传承文脉、消忧除烦的好酒。

成都之东,电视塔下,美酒良辰夜遇“蜀生欢伯”

(美酒美人,从来都是佳话)

  有酒有花有织锦,雕梁小窗映红袖。

  在这个场景中一番畅聊,忽然心生欢喜。红尘滚滚,身居闹市,奔波逐鹿,何处可放下?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

  ……

  忽然就想起了李白、想起了杜甫、想起了陶渊明、想起了唐寅。

(艺术视角下的小酒馆定制酒)

  不论是李太白“五花马,千金裘,呼尔将出换美酒”的豪迈,还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独;

  不论是杜甫“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的友情,还是“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无奈;

  不论是陶渊明“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的感叹,还是“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的自爆生活常态;

  还是唐伯虎的“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都让人感叹万千,不胜唏嘘。

成都之东,电视塔下,美酒良辰夜遇“蜀生欢伯”

(小酒馆内开怀畅饮,各得其乐)

  人生如斯,或许大抵如此。坐在“蜀生欢伯”小酒馆中,忽然就感到灵魂得以安放,疲惫得以纾解。

  于是,一众朋友摆开酒席,大块吃肉,开怀畅饮。不论是70多度的原浆酒、50多度的常规酒,还是10多度的“名媛”女士酒、果酒,甚至梭罗、鸡血藤等植物炮制的养生酒,我们都细品慢咽,品美酒也品人生,直到兴致高涨后大家的一饮而尽。

  饮至中途,我们说起酒的历史、传承和相关酒文化,说得最多的还是李太白的诗句。周小林问我,在中国的历史上,除了近现代,有没有不爱酒的文人?据说没有。

  夜深,肴核既尽,杯盘狼藉。

  走出小酒馆时我已灵魂出窍,歪歪扭扭地走在路上,忍不住回头望望路口那个泛着诱人光芒的“蜀生欢伯”,继续前行。深夜的成都,依然灯红酒绿,繁华无比,西部第一高塔成都熊猫电视塔就矗立在眼前闪烁。

  夜风吹着我的脸,忽然不自觉地说出一句“诗酒成都,今朝风流。”

成都之东,电视塔下,美酒良辰夜遇“蜀生欢伯”

  原来,在一个丰衣足食的年代里,喝酒不需要惆怅,我们只需要一种豪情,一种和曹孟德一般的豪情: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文 / 龙建儒,供图 / 蜀生欢伯)

责任编辑:lyyce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经济 | 科技 | 企业 | 生活 | 艺术 | 综合 | 图片

中国文化观察网 by www.ccaen.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院 邮编:100031

邮 箱:editor@ccaen.com 备案号:京ICP备15006959号-1